您的位置:> 崇华中医 > 名家论中医 >

中医药象之(九)升降象(下)(作者:仲易)

本文导读:药形升降的普遍意义当小于气味与药质因素。一般多为据具体药物之形而生意象,如能引火下行、引血下行、引药下行、引水下行的牛膝。唐容川《医易详解·爻位》云:“草木惟牛膝之根下行入土甚深,如卦之初爻,故牛膝下达足胫。”

  药形升降

  药形升降的普遍意义当小于气味与药质因素。一般多为据具体药物之形而生意象,如能引火下行、引血下行、引药下行、引水下行的牛膝。唐容川《医易详解·爻位》云:“草木惟牛膝之根下行入土甚深,如卦之初爻,故牛膝下达足胫。” 《本草乘雅半偈》谓:“纤细之质,径直下三四五尺,非百倍其力者,那能如是。”《神农本草经百种录》言:“此乃以其形而知其性也凡物之根皆横生,而牛膝独直下,其长细而韧,酷似人筋,所以能舒筋通脉,下血降气,为诸下达药之先导也。”牛膝下行之力确强,如从气味,质之轻重上求解,均难有所得;若从形会,则其理较顺,如此不从形解,又当从何而解?

  《本草问答》云:“薄荷细草丛生,不只一茎,故能四散又能升散颠顶,以其气之轻扬也。辛夷生在树梢,而花朵尖锐向上,味辛气扬,故专主上达,能散脑与鼻孔之风寒。麻黄虽一茎直上,而其草丛生,与薄荷丛生之义同,故能上升又能外散。薄荷得天气之轻扬,而其味辛,是兼得地之味,故兼能入血分。若麻黄则茎空直达而上,且无大味,纯得天轻扬之气,故专主气分从阴出阳,透达周身上下之皮毛。”亦云“藿香身、紫苏身气味和平,所以专主和气。藿香味甘,则和脾胃之气,紫苏味辛,则和肝肺之气,可升可降皆以其为草之身茎故也。”有没有道理?请自揣摩

中医药象之(九)升降象(下)

  量之升降

  用药分量也是构成药物升降之因。吴鞠通《温病条辨》云“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治中焦如衡,非平不安;治下焦如权,非重不沉。”这里的轻、平、重既指药之气、质,也指药物分量。邪犯上焦,病位在上、在表,治当以清轻宣散之品,如桑叶、菊花、金银花、连翘等,更以轻量,如羽之轻扬,使邪从上、从表而解散。脾胃为升降之枢,病在中焦,升降易于失调,择药当气、质、量皆平,犹秤之杆,取持平之势,以调节升降。若兼顾脏腑之性,则脾可偏升,胃可偏降,是为机变。病在下焦,治当质重以镇,厚味以填,量重以达,如秤砣之坠,沉于下焦。此三焦之治法不独用于温病,也可推于杂病。火神派温补肾阳,喜用大剂量的附、姜、桂,其理论依据之一就是“治下焦如权,非重不沉。”

  中药的量效与西药不完全一样,西药之量效,只要在药用范围内,一般量与效成正比。而中药则未必,如风热犯肺,多以桑叶、菊花、金银花、竹叶等清轻宣散之品治之,如有效而未愈,一些医生往往就习惯加大药物分量以竟全功,殊不知一加分量,药不“如羽”却“如衡”,径入中焦清脾胃去了,欲求之反不得,此用力过度也。因此,中药之用不能机械地以药物有效浓度为引,还须虑及三焦用药的升降特点。

  以上几个因素,若论对升降影响最大的当属药质轻重,是否升降,或升降的力度大小,基本与轻重成正比。比如气温热、味辛甘之药,但若质重,则大约是降中蕴升意而不是反之;又若质轻清但气味苦寒者,则其调仍升,如连翘苦、微寒,质轻清而上浮,以解散上焦风热,清心泻火解毒为主,但升不纯升,因此又能消肿散结。

  或问:西药为什么不论升降。盖中医源自天地人合参,人与药均天地自然所生,故升降相应,体系自洽。西医基本不以天地规律为参,所用多为人工合成药物,无所谓质性轻重与形态特征,故不必论升降,即便想论,实验也难以设计。试想想,人是直立的,上、中、下焦有上下之分,而动物大部分是横长的,怎么看,三焦都基本在一个水平线上,谁比谁高?要论,也只能论前、中、后焦了。以动物实验来验证原汁原味的中医药内容,难度于此可见一斑。

作者:仲易。微信号:49493525来源:知乎。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漫画中医:

    名家论中医

    漫画中医

      国学 养生 常识大全 胃病 中医养生百科全书 性健康知识 心理测试 医生在线咨询 楞严咒 网上药房 特色教育加盟 医药包装设计 健康网 养生 养生之家网 土蜂蜜价格 养生网 大悲咒讲解 心经网

      桂ICP备15002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