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崇华中医 > 聚焦中医 >

最早疫苗源自道士,那么今后我们还敢接种疫苗吗?

本文导读:法国哲学家伏尔泰,这样赞扬人痘接种:“我听说一百年来,中国人一直就有这样的习惯;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先例和榜样。”

文/吴丹丰、庆德堂

小小的疫苗,系紧千万人的心,恐惧源于未知,疫苗是否猛于虎?从中医角度讲述要不要接种疫苗,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疫苗注射还需自身体质强,望大家共知!!!

古代行军打仗途中离不开道士,行军时气象、地理,离不开道士,打仗出谋划策离不开道士,医药治病更离不开道士。古代一支军队最大克星,往往不是战斗对手,而是传染性疾病,古称为瘟疫。一支部队一但得了瘟疫,就等于打残废了,故老子云"大军之后,必有凶年"。

最早疫苗源自道士,那么今后我们还敢接种疫苗吗?

古代行军打仗途中离不开道士。(资料图 图源网络)

葛洪发明最早的疫苗

瘟疫里典型是天花,到处肆虐逞凶,造成了全世界范围内大量人口死亡,中国人也深受其害。古籍的记载中,从马援“击虏”那时候起,来自交趾的天花在中原传播开来。东晋道士葛洪记载了天花疾病症状和治疗药方,开世界医学史上的先例。根据葛洪《肘后救卒方》中记载,天花是“建武中于南阳击虏所得,乃乎为虏疮”。葛洪在社会的身份是将军兼政府官员,研究疫病和战争自然也在其专业视野之内。

因为天花是由战场上的俘虏带来,所以葛洪称它为“虏疮”。据史书记载,当时南疆地方势力征侧、征贰造反,先后攻下“六十余座城池”,自立为王,汉光武帝刘秀派以骁勇善战著称的马援,率领大军挥师南疆平叛,叛乱很快平定。但更大的敌人潜伏过来了,这就是天花。它和俘虏一起来到了汉军,等汉军班师回朝时,一半的军人己被天花夺去了生命。

最早疫苗源自道士,那么今后我们还敢接种疫苗吗?

但更大的敌人潜伏过来了,这就是天花。(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中国人痘接种起源于晋代

葛洪仙师在《肘后救卒方》中,提到“虏疮”是汉军在“南阳”的战斗中,传染于俘虏。而交趾的地理位置,远在在中国云南,学者考证后指出:葛洪《肘后救卒方》中的“南阳”是笔误。实际上所指应该是中国南疆的交趾。《肘后救卒方》一书,对天花有这样的记载:“比岁有病时行,乃发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创,皆载白浆,随决随生,不即治,剧者多死。治得差者,疮癜紫黑,弥岁方灭,此恶毒之气”。可见天花的之毒,这可是恶之花!

《肘后救卒方》并有治病药方:“取好蜜通身上摩。亦可以蜜煎升麻,并数数食。又方,以水浓煮升麻,绵沾洗之,若酒渍弥好。但痛难忍。”这里两个方,第一方的意思是,取上等好蜜,通身上涂抹,或者用蜜去煎煮升麻,然后多次饮食。第二个方的意思是,用水去煮升麻,药剂要浓,然后,用棉蘸上药液清洗疮面,要是用酒去浸渍升麻是更好,但会引起难忍的疼痛。《黄帝内经》讲上医"不治已病,治未病"对一支军队来说预防是最主要的,接下来道人发明了“人痘之法”,医法很简单,就是把天花病人的痂,放到未病的人鼻中,感染上天花,自得天花抗体,和现代疫苗的原理方法相同。


最早疫苗源自道士,那么今后我们还敢接种疫苗吗?

和现代疫苗的原理方法相同。(资料图 图源网络)

人类历史上免疫学首次应用

贫道认为,在中国人痘接种起源,晋代己经有了,到唐代开始成熟,用于民间。

一是,晋代葛洪仙师曾以毒攻毒法治疗狂犬病,他在史上第一次运用了免疫学,把疯狗捉起取出它的脑子,敷在病人的伤口上,果然有的人没有犯病。人痘法也是以毒攻毒,同一个原理,以葛洪仙师智慧怎会不知通用,贫道想,此方可能为当时军方医疗机密,"邦之利器不可示人"。连千年后,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天花都成美军之天敌,找人到处种痘,可见“人痘法”之妙,此等玄机自不会书中写明。

二是,在董玉山在《牛痘新书》中有这样写道:“考世上无种痘,诸经唐开元间,江南赵氏,始传鼻苗种痘之法……”

最早疫苗源自道士,那么今后我们还敢接种疫苗吗?

以毒攻毒法(绘图:吴丹丰)

三是,唐代道士孙思邈医书上《千金要方》中介绍以毒攻毒法:“治小儿身上有赤黑疵(ci,一声)方:针父脚中,取血贴疵上即消”;“治小儿疣(you,二声)目方:以针及小刀子决目四面,令似血出,取患疮人疮中汁黄脓傅之”。

四是,"以毒攻毒"、"同类相克"的思想在唐代道教界很普及,《阴符经》云"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巜阴符经》据记载为唐代李筌于少室山发现,托名黄帝,讲了一物内可产生克自己之力量,这也为人痘的实验打下了思想基础!

最早疫苗源自道士,那么今后我们还敢接种疫苗吗?

法国哲学家伏尔泰,这样赞扬人痘接种。(资料图 图源网络)

道医的辉煌之一:牛痘之祖

道家人痘接种术后于明清普及完备,后传于海外,是牛痘之祖。法国哲学家伏尔泰,这样赞扬人痘接种:“我听说一百年来,中国人一直就有这样的习惯;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先例和榜样。”人痘接种,是采用人工的方法,使被接种者感染一次天花。但是早期的种痘术,使用的都是人身上自然发出的天花的痂,人们把它叫做:“时苗”。由于时苗的病毒很历害,接种时,很难百分之百保证被接种者的生命安全。古人在实践中总结出,人痘接种必须要用“种苗”,而种苗还要经过“养苗”、“选炼”,使之成为“熟苗”以后才能使用。古人采取的这种通过连续接种,和选炼减低痘苗毒性的方法,是合乎现代科学原理的。

清代的《种痘心法》中说:“其苗传种愈久,则药力之提拔愈清,人工之选炼愈熟,火毒汰尽,精气独存,所以万全而无害也。”这种人痘苗的选育方法,符合现代制备疫苗的原理。与今天用于预防结核病的“卡介苗”定向减毒选育、使菌株毒性汰尽、抗原性独存的原理,可说是完全一致的。可见古代医家慈心一片,以患者身为己身,不着眼前蝇蝇之利,让今之信仰缺失,以病患小儿为利物者汗颜。最早疫苗源自道士,那么今后我们还敢接种疫苗吗?

增强机体抗病能力,从而达到防治疾病的目的。(资料图 图源网络)

传统医学另一疫苗利器:天灸疗法

“天灸”疗法是我国传统中医药疗法中的特色疗法,属于中医外治法范畴,又称“冷灸”,它是根据《素问·四气调神论》中“春夏养阳”的原则,利用“三伏”天炎热气候,在人体的穴位上敷以辛温,逐痰、走窜、通经平喘药物,可以提高药物效能,达到温阳利气,驱散内伏寒邪,使肺气升降正常,温补脾肾,使肺脾肾阳气逐渐得以恢复,阴阳得以协调平衡。增强机体抗病能力,从而达到防治疾病的目的。

病毒变异,疫苗也要变化

按中医理论,病毒千变万化,但有一定的症状表现,可归纳出特定的证候。根据正气强弱以及正邪交争的层次,总能找到治疗思路。病毒虽异,但可因证施法。中医讲究灵活分析,虽然疫情相同,但需根据五运六气综合分析。举例说明:1956年,乙型脑炎在石家庄流行,中医运用张仲景白虎汤方,疗效非凡。第二年,北京继发乙脑,生搬硬套采用石家庄经验治疗,结果疗效很差。于是一片怀疑声起,认为中医不科学,只会治慢性病,而无法对付急性流行病。名医蒲辅周挺身而出,根据当年北京气候偏湿的特点,用白虎汤加用祛湿之药,疗效即达90%。


最早疫苗源自道士,那么今后我们还敢接种疫苗吗?

如果阳气实在无力抵抗的话,疫苗之毒就会直接进入三阴层次了。(资料图 图源网络)

我们到底能不能接种疫苗呢?

西医的道理是先伏点邪气在体内,激发起抵抗力,这样会预防更多的邪气侵入。把疫苗注入体内,三阳体质的人会出现发烧,然后产生免疫力。这是最好的结果。三阴体质的人普遍阳气不足,也就是说,素体阳虚。此时如果再接种疫苗,就是寄希望于人体有限的阳气能被病毒激活,产生抵抗力。但如果阳气实在无力抵抗的话,疫苗之毒就会直接进入三阴层次了。

最早疫苗源自道士,那么今后我们还敢接种疫苗吗?

疫苗要不要打?(绘图 吴丹丰)

经常有人问,疫苗要不要打?我的观点是疫苗当然可以打,条件是如果疫苗质量正常,如果肾精充盛,如果气血健旺,如果素体阳足且平时不畏冷,如果没有外感邪气而感冒发烧咳嗽恶寒,如果身体不是三阴体质,如果女子没有来月经,如果最近没有大的失血脱液,如果精神正常心情舒畅。否则,建议拒绝疫苗。


分享: 

中医常识:

    聚焦中医

    中医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