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崇华中医 > 聚焦中医 >

中医药新世代

本文导读:青蒿素与诺贝尔奖结缘,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波澜,尤以中医药复兴的讨论为甚,这个讨论一直持续至今,并仍在激励着中医药业者。中医药的作用一直有争议,中医远没有获得主流医学的地位,讽之有之,拥趸也颇多。

青蒿素与诺贝尔奖结缘,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波澜,尤以中医药复兴的讨论为甚,这个讨论一直持续至今,并仍在激励着中医药业者。中医药的作用一直有争议,中医远没有获得主流医学的地位,讽之有之,拥趸也颇多。

QQ截图20160201161526.jpg    

无论从何种角度看,中医药产业是一个极其特殊的行业。这使得我们有理由搭建一个平台,以供业者深入的对话。我们观察到了如下的几个不对称。

其一,中医药存废争论浪潮迭起,但产业规模在持续扩大。

中医药存废争论由来已久,以至于阴谋论者称,这是源于西药体系对中药的不正当竞争。争论的另一方面,是中医药行业的持续发展。有媒体引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规划财务司司长苏钢强的话说,2020年,中医药健康服务产业将达到3万亿人民币规模。

其二,产业规模持续扩大,产业资源却越来越受到制约。

野生药材的减少以及质量和安全问题,导致了产业资源的硬约束。特别是中国的名贵动物药,是历经千年临床实践而沉淀下来的瑰宝。如今,包括安宫牛黄丸等特效药中,犀牛角等已经无法入药。而天然牛黄、天然麝香、羚羊角等药材也相当稀缺。制药资源短缺、濒危,导致很多珍贵的中医药品种断代和灭绝。

其三,产业资源受到越来越多的制约的同时,争议也越来越大。

中医药以动物、植物入药,涉及伦理争议,特别是涉及濒危动植物时,争议尤盛。譬如,目前国内可以规模化发展的熊胆粉、龟鳖等,则遭遇来自不同背景的动物保护组织的阻击。国外动物组织倡导“以化学药替代天然药物”。中医药的拥趸则称,这种要求,被认为是完全忽视中药对药材传统性、地道性和天然性的要求,是对中医药文化的严重损害。

其四,中医药代表了某种中国特色,国内外的发展却处于不对称状态。

中医药是来自于中国数千年文化的一个传承,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构成。不过,中医药业界经常讲的故事说,是中国古方被国外利用,并风靡全球的故事。日本的“救心丹”,德国的平喘中药“必泰成”,韩国的“牛黄清心丸”,莫不如是。

中国的动植物药出口外销,目前其实远远不及日本、韩国等,而国内除了康美等少数“以植物药材为主”的中药企业,已经借助资本力量而实现规模化发展之外,其他企业则鲜有崭露头角者。迄今为止,中国还没有一家集药用动物繁育和制药于一体的中药行业标杆企业,更不用说在国际市场上形成与国外西药企业比肩的强大规模和市场占有率。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医药产业的趋势如何、究竟会如何发展,中医药领域有何值得大家借镜的案例以及面对中国繁杂的产业链条,究竟应该如何梳理等等,都是需要继续寻找答案的命题。

春节后开始,经济观察报社将发起这样的一个对话,这个名为《中医药健康服务产业洞察》的联合专栏,将是一个跨界的对话。这些人将参与其中:中医药领域的投资人、中医药企业的领军人、中医药的政策制定者、中医药领域的资深专家学者等等。

分享: 

政策会议:

    聚焦中医

    政策会议